当前位置:袁庄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曾与古巴传奇英雄卡斯特罗畅谈中国申办奥运 徐贻聪大使阐述外交

曾与古巴传奇英雄卡斯特罗畅谈中国申办奥运 徐贻聪大使阐述外交

2019-11-08 17:17:10来源:袁庄信息门户网

1963年3月,周恩来总理办公室的通知永久性地改变了徐贻聪的生活。从那以后,北京外国语大学(现北京外国语大学)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年轻教师,而共和国却有一位杰出的外交家。

南美任命

当吃饭成为工作的一部分时

想象中的外交官经常参加各种高级学院的国宴或政治领导人的家庭晚宴,这非常迷人。但事实上,这份看似令人羡慕的工作对局外人来说很少是“困难”的。

1969年,徐贻聪陪同古巴驻华大使馆代办访问江西南昌。

1991年初,我第一次受命去厄瓜多尔当驻外大使。虽然厄瓜多尔在1980年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但台湾当局不愿意接受他们在拉丁美洲的一系列失败,并且在那里仍然相当活跃。厄瓜多尔是台湾当局的“关键目标”之一。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在厄瓜多尔不到两年半的时间里,我主要做了与上层阶级交朋友、开放军队、广交朋友、视察各地等工作。从国家总统和将军到社会各界和地方机构,我一直以各种方式与他们积极联系。其中,吃饭是一种基本的社交方式。

例如,杜兰总统经常邀请我参加各种官方活动,甚至邀请我和我的妻子作为唯一的外国客人参加他的家庭聚会,和他的家人交朋友。当他离任时,他亲自用他的妻子装饰了我,并举行了告别午餐。此外,首都基多的两位市长也非常积极地帮助抵抗台湾的干涉,并为我了解厄瓜多尔各地的情况提供了机会和条件。

像许多拉丁美洲国家一样,军队和警察在厄瓜多尔政治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为了通过军队,当时厄瓜多尔军队和警察部队中所有一般级别以上的军官都会见了我,并接受了我的访问或邀请。在他离开前夕,厄立特里亚国防部长、武装部队和联合司令部司令以及其他五人为我举办了一次联合晚宴,并向我赠送了他们分别签署的银盘,厄立特里亚军方和政府礼宾官员称这一举动是“史无前例的”

1993年,徐贻聪获得厄瓜多尔总统杜兰颁发的奖章。

然而,吃饭的体验并不总是好的,尤其是当“我无法习惯”的时候。20世纪90年代末,我是驻阿根廷大使。阿根廷人热情好客,这个国家以牛肉闻名。因此,最受欢迎的菜是烤牛肉,无论是家庭烹饪还是招待客人。

1999年8月,我应邀在阿根廷中部的一个省发表为期一周的讲话。虽然地点和单位每天都在变化,但主人会按照一日三餐的“最佳礼仪”来安排烧烤。阿根廷牛肉很好,每天这样吃实在不符合我们的饮食习惯,所以当我后来看到烤肉时,很难咽下去。然而,作为一名外交官,我必须平静地接受这一点,并每次都表现出愉快的样子。毕竟,这的确是主人的热情。

2000年,徐贻聪夫妇在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馆为德拉鲁阿总统和外交部长夫妇举办了晚宴。

古巴冒险

与卡斯特罗谈论申奥事宜

1993年9月,我被从厄瓜多尔调到古巴,担任中国驻古巴第十任大使。想到有机会见到古巴传奇英雄卡斯特罗总统并与之交谈,真是令人激动。然而,直到十月底,我才找到机会见到他。

出人意料的是,自第一次接触以来,各种会晤机会接踵而至,甚至引起了其他国家特使的嫉妒。这也从侧面显示了卡斯特罗对中国的深厚友谊。

在来古巴任职之前,我曾在厄瓜多尔为中国申办2000年夏季奥运会而努力工作,并与阿罗约和厄瓜多尔国际奥委会成员有过多次交往。虽然我到达哈瓦那后得知中国的努力没有成功,但我也想听听卡斯特罗的看法。

卡斯特罗是体育迷。当他年轻的时候,他不仅是大学篮球队的主要前锋,而且当他成为队长的时候,他经常练习。虽然古巴不是一个大国,但它在教育、卫生和体育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在世界主要综合体育比赛中名列第一。

徐贻聪和卡斯特罗谈论奥运会

卡斯特罗当时主动表示,国际奥委会不在中国举办2000年奥运会是错误的。然而,中国是一个体育大国,早就从一个“病人”变成了一只“狮子”。在不久的将来,它肯定有机会成功举办奥运会。卡斯特罗还介绍了他对各国态度的理解,并给了我详细的分析。他还说,古巴有一天会申办奥运会,因为古巴有能力也有权利。

体育只是我们话题的一个方面。在大多数情况下,卡斯特罗是问问题的人,因为他非常关心中国的改革开放,似乎有无穷无尽的问题。但与此同时,卡斯特罗也是中国菜的粉丝。

1993年10月30日,在卡斯特罗第一次接见我不到一周之后,卡斯特罗突然表示愿意参加大使馆为古巴部长会议执行秘书举办的午餐会。卡斯特罗愿意来,我当然喜出望外,但是由于时间有限,只能对卡斯特罗的口味进行有限的调整。最后,我们准备了卡斯特罗最喜欢的皮蛋和糖醋鱼,因为这两种成分很容易找到。

卡斯特罗在餐桌上非常平易近人,直截了当。他不仅知识渊博,逻辑性强,幽默风趣,而且经常问一些关于中国食物的种类、来源和烹饪技巧的问题。用餐时,卡斯特罗能够正确熟练地使用筷子,而不用触摸我们准备的刀叉。

但最感人的是卡斯特罗的节俭精神和对人民劳动成果的尊重。除了“光盘”,他还拿起桌上的食物吃了起来。卡斯特罗是世界著名的资深政治家。他的这些习惯让我吃惊,但也让我对他更加尊重和友好。

1995年12月,徐贻聪在广州白云机场为卡斯特罗送行。

卡斯特罗已经走了,我希望读者感受到真正的外交,明白新中国的辉煌成就不易获得,需要一代又一代人前进,履行各自振兴的责任和义务。

个人文件:

徐贻聪:1938年出生于江苏,今年81岁。

前驻古巴、阿根廷和厄瓜多尔大使。

(本文中的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标签除外)

“共和国大使回忆外交形势”

新民晚报国际部制作

总体规划:魏伟

杜宇骜、梦姑、司徒汝珍拍摄

编者:杜宇敖和杨一帆

贵州快3投注 快乐赛车app 北京快3开奖结果

  • 上一篇:中煤保险山西分公司为农户提供风险保障228.84亿
  • 下一篇:光谷发布“科技金融新十条”设立10亿风险补偿资金解决中小企业
  • Copyright 2018-2019 mweffa.com 袁庄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